女人网

容槿傅宵权全文免费阅读 容槿傅宵权全文免费阅读最新章节笔趣阁

来源:女人网 发布时间:2022-11-19 14:20:45 5827

来客听得笑了。

“不是伺候我,也不是做姨娘。”

徐幼宁糊涂了,“那我做什么呀?”

她是外室之女,陈氏嫡出的三姑娘跟她吵架的时候就说过,她这样的庶女只配给人做姨娘。

来人原想着尽快将人忽悠走了交差,见到徐幼宁这副娇憨可怜的模样,不忍欺骗,“主家要你过去伺候,只是伺候,没有什么名分的。”

哐当——

徐老太太手一抖,手中的茶杯摔落在地上,她忽然双拳紧握,用沙哑的嗓子怒吼道:“出去!给我出去!”

她可以让自己狠下心顾全大局,也可以告诉自己舍弃了孙女是为了保全家族。

可是当她亲耳听到别人对疼爱的孙女说那样的话,她再也无法忍耐下去。

客人并不生气,依旧维持着风度,悠然道:“老太太不必动怒,伺候我的主家,并不辱没二姑娘。今日接去只是伺候,若得主家喜欢,将来会有天大的前程。”

说罢,他转向徐幼宁,目光中尽是怜悯。

“老太太觉得我的话刺耳难听,将来徐家败落,更难听更刺耳的话还在后头呢!”

老太太正想反驳,那人继续道:“倘若大理寺重判徐大人,徐家的女眷充作官婢不是没有可能。”

若说之前他是劝说,最后这一句却是直截了当的威胁。

对方的主子有本事影响大理寺的判决,徐启平的命运已经被对方死死捏住了。

老太太的嘴巴动了动,终究是颓然地往后一坠,面如死灰,再也说不出一句话。

来人见目的达到,欣然一笑,转向徐幼宁:“二姑娘,你觉得呢?”

徐幼宁不指望什么前程。

她念书不多,诗词都不太精通,女红不好,只能做帕子这样简单的绣件,嫡母陈氏总说她不太灵光。

但客人特意对她说的话,她听明白了。

今日她可以拒绝不跟着他走,可等爹爹被大理寺审完,徐家败落,她的下场好不到哪里去。

明白是明白,一时之间,徐幼宁对“伺候人”这桩事还是有些懵。

她下意识地回过头,茫然看向自己最熟悉和最敬爱的祖母,想寻求她的帮助,但老太太正捂着脸哭泣着,没有看她。

陈氏倒是在看着她,目光灼灼,眼神笃定,菜市上的屠户会这样看着案板上的肉。

徐幼宁不喜欢被这种眼神看着。

她收回目光,垂下了眼眸。

陈氏的目光让徐幼宁弄懂了眼前的局面,祖母和太太既然把她喊出来了,那就是已经做出了决定。

在徐家,她没有做决定的权利。

若是苦苦哀求祖母,只会叫场面难堪。

“二姑娘,你觉得如何?”

还是陌生来客打破了屋子里的僵局。

他生得白净斯文,只是脸上没有一根胡须,徐幼宁看着有点不习惯。

“先生,要是我跟你去了,我爹真能回来么?”

“那是自然,只要你跟着我上了马车,子时之前,你爹就能回家。”

徐幼宁低头思忖片刻,转过身,跪在地上朝叶老太太磕头:“祖母,往后幼宁不能在您跟前尽孝,您老人家要保重身体。”

老太太依旧掩面而泣,什么话都说不出。

徐幼宁见祖母哭得伤心,只好转身对陈氏道:“太太,祖母年迈,幼宁无法在祖母膝下尽孝,往后求太太把幼宁这一份尽上。”

陈氏脸色一直阴沉,听到徐幼宁这话顿时怒道:“你是说我不事婆母么?”

“不是的,太太,我只是想请……”

陈氏说罢,还不解气,又道:“你要救的人,是你亲爹,你不救他,徐家没了,你能独善其身么?老太太不想你去,你心里惦记这个惦记那个,索性别去了,等着你爹下狱,看看卫家还会不会来聘你!”

卫家……

祖母心疼幼宁,早早地就给幼宁定了一门好亲事,今日一走,卫家这亲事指定要退的。

“太太,我的亲事还得劳烦您帮我退了。”

陈氏的眸光一闪,脸上的怒气稍稍收敛了些:“这些话不用你说,该做的我自然都会做。”

“谢谢太太。”徐幼宁并没有因为陈氏的训斥而变色,至始至终,她的脸色都很平静,甚至还挂着一抹笑。她向陈氏行了一礼,又朝着祖母磕了一个头,这才转身:“先生,我进去拿我的东西。”

想着要搬去乡下,徐幼宁今日便把自己的东西都收拾妥当了,这会儿要走,倒也方便。

“什么不用带,走吧。”

客人伸手做了个请的手势,语气却没有半分商量的余地,徐幼宁吸了口气,跟着他出了门。

两人登上了停在徐家门口的那辆大马车。

车身黑漆漆的,罩着黑色的帷布,前头套着两匹彪悍的高头大马,气势汹汹地打着响鼻。因着他们自宅子里出来,马车上跳下来两个身强力壮的车夫,在马车前摆了脚凳。

徐幼宁素日乘的,都是只套一匹马的车,车夫也不会出来摆脚凳。

只是接她罢了,都这么大的阵势,对方一定十分了得。她心下稍安,想必这一去是真能把爹爹救出来的。

马车外头黑漆漆的,看不出一点装饰,挑开车帘,里头珠帘绣幕另有天地,香帕、茶具、坐具样样齐全,比徐幼宁住的暖阁还要宽敞。

徐幼宁看着绣工精致的软垫,有一些好奇,有一些忐忑。

刚坐稳,宅子里就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哭声。

“宁宁!”

是祖母的声音,她老人家追出来了吗?徐幼宁心口有些发酸。

“二姑娘,要下去说句话么?”那来客难得地问。

“不用了,先生,走吧。”

徐幼宁的鼻尖有些红,脸上却挂着笑。

那人看着徐幼宁神情,想说点什么,终是什么都没说,只吩咐了一声,外头马夫鞭子一甩,马儿嗒嗒地跑了起来。

马车平稳地驶着。

徐幼宁端坐在马车里,安安静静的,也不东张西望,只是眼神有些。

“二姑娘,你可有什么想问的?”

疑惑,徐幼宁自然有很多。

正因疑惑太多,一时不问什么。

于是她摇头。

那人笑了笑:“你就不好奇我要带你去哪儿?”

徐幼宁垂着眼眸,像一朵被雨打垂的芭蕉叶,一双眼睛看着自己的脚尖,还是不吭声。

他打趣道:“要不是头先在你家里听你说过话,我都要以为你是个小哑巴呢!”

“我怕说错话。”徐幼宁实话实说。

“无妨,我也只是个下人,咱们随便聊聊。”

只是个下人,便有如此派头。

徐幼宁听他说话,比在徐家的时候客气许多,于是道:“家里出了这么多事,去哪儿都没什么分别。”

一问一答之间,他对这个本来不太起眼的小姑娘起了兴致,看着呆呆笨笨的,话语里倒透着通透劲儿。

又问:“我看得出老太太不想送你走,你为何不求着她把你留下来。你家里人若不乐意,我绝不会强行把你带走。”

至少今日,他不会强行把徐幼宁带走。

“祖母舍不得我,可是这事关徐家上下安危,不是舍不舍得的事。”徐幼宁答得简单,话语却令人心疼。

那人原本只想逗逗她,以解途中之乏,听到此处却想说点什么话来宽慰这个小姑娘。

饶是他平素长袖善舞,望着这么个懂事又可怜的小姑娘,也不知这种境况下到底该说什么。

顿了顿,方道:“你不必害怕,先前我没有骗你,我家主子不是凡人,是天上人,京城里许许多多的贵女都想伺候我家主子,却连见一面都难。”

这人说话真有意思,他的主子真要是人人争抢的人,为何还要兜这么大圈子要自己去伺候?

徐幼宁稍稍恢复了些精神,问道:“先生,我家里的事,您怎么都知道?”

“别叫我先生了,叫我王公公。”

公公?

徐幼宁张了张嘴,可喉咙像卡了东西,一点声音都发不出。

带走她的人居然是公公?那他的主家……

那位王公公笑吟吟的,跟先前在徐家的时候截然不同:“这回有想问的了吗?”

“王公公,你要带我进宫去伺候皇上吗?”徐幼宁鼓足勇气,怯生生的问。

“你这小丫头呀,看着憨憨的,倒是招人喜欢。”那王公公越发和颜悦色,“别害怕,今儿不是带你进宫,更不是去伺候主子万岁爷。”

来徐家要人之前,王福元早已经徐幼宁的一切摸得清清楚楚。

她的喜好,她的出身,她的性格,她的亲事,乃至她那稀罕的生辰八字。

王福元继续道:“一会儿到了地方,主子说什么你就答什么,别多问,别多看,不会有事的。”

依着王福元素日的做派,决计不会多说这一句,只是因着徐幼宁看着是个懂事讨喜的姑娘,才叮嘱了一番。

“我记住了。”

徐幼宁忽然沮丧起来。

难怪先前王公公对祖母说,即便是给他的主子做通房,也是许多人求之不得的机会。

徐幼宁从没想过自己会跟宫里牵扯上关系。

上一回去庙里祈福,碰到国子监祭酒魏大人家的姑娘,看徐幼宁姐妹就如看下人一般。魏大人是从四品的官员,已是令爹爹都仰望的大官了,宫里……徐幼宁不敢想象。

那些大人物一句话,是不是就能要了徐家所有人的命?

她低下头,不再说话。

她是来救爹爹的,若是说错话,把自己搭进去,爹爹也救不出来。

王福元见她这般模样,明白自己的叮嘱吓着她了,只是徐幼宁命运未定,害怕些总比无知无畏要强。

此后一路无话,等到马车停下,已是一个时辰之后了。

“二姑娘,咱们到地方了。”

王福元先走下马车,回头扶着徐幼宁下车。

茫茫夜幕降临,路上看不到行人。

入眼是一座高大的宅门,黑漆漆地望之令人生畏。

应当不是皇宫,戏文里说,皇宫是金碧辉煌的。

这宅门虽然高大,并不是金碧辉煌的。

“二姑娘,往这边来。”王福元见徐幼宁定定看着正门,朝徐幼宁招了招手。

徐幼宁赶紧收回目光,低下头,跟着王福元从旁边的侧门走。

侧门里头有人候着。离近了,方看清是两个表情凝重的嬷嬷,一个方脸,一个圆脸,长相不同,俱是举止沉稳端庄。

见徐幼宁进来,二人飞快地扫了一眼,低声对王福元道:“主子娘娘到了。”

上一篇:安静澜韩泽昊全文免费阅读 重生仙妻之皇妃(安静澜韩泽昊全文免费阅
下一篇:叶真叶天成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叶真叶天成第38章阅读
相关推荐
点击浏览更多资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