女人网

陈不凡澹台皓月全文免费阅读 陈不凡澹台皓月精彩章节在线免费试读

来源:女人网 发布时间:2022-11-11 14:38:00 8184

肖折釉牵着陶陶回家,她刚迈进院门,就远远瞧见堂屋里吵吵闹闹好多人。她心里忽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。

她领着陶陶快走几步,匆匆进了堂屋。刘荷香拽着肖折漆,肖折漆则红着眼睛,显然是哭过了。在她俩对面还坐了四五个上了年纪的妇人。

“呦!釉釉回来了!回来的正是时候!”刘荷香脸上堆满了笑,十分亲切地迎上来。她亲昵地拉着肖折釉的小手,拽着她往前去。

“你这孩子不知道是摔了还是怎么了,头发怎么还湿了?”她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掌拢肖折釉贴在脸上的湿发。

肖折釉微微侧头,躲开了。

刘荷香也不介意,笑呵呵地把肖折釉推到身前,任由屋子里那几个妇人上上下下打量。

“这南青镇谁不知道俺们家釉釉多水灵,像城里的闺女似的!就算我什么都不说,把人往这儿一推,你们自己看看她这小模样?现在年纪还这么小,等再过几年,还不知道得出落成什么模样呦!谁能娶了她,那可是绝对不亏的买卖……”

肖折釉明白了刘荷香的意思,她惊愕地回过头看向刘荷香,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“姐!”肖折漆跺了跺脚,“二婶要让咱们给别人做童养媳!”

她圆圆的眼睛又开始吧嗒、吧嗒掉眼泪。

刘荷香前一刻还满脸堆笑呢,立刻拉下了脸,就连声音都变得更尖了。

“漆漆,你这孩子可别不知好歹!你们阿爹和哥哥都死了,留在这里怎么活?谁养你们?现在给你们定下亲事,那是二婶我真心为你们俩好。别人家的姑娘十四五才能出嫁,还有那晚些的能拖到十六七再嫁!如今你俩早点搬到未来夫家,人家还要多管你们好几年的饭哩!别得了便宜还卖乖!”

她的脸上又笑出了褶子,一手拉着肖折釉一手拽着肖折漆,把她们推到几个妇人面前,笑着说:“来来来,你们两个还不快跟媒人讨个好,让媒人给你们寻个好人家!”

哪里是媒人?分明就是人贩子!

肖折釉使劲儿甩开刘荷香的手,怒道:“二婶,无论如何我们姐妹两个也不需要你养,你用不着担心我们拖累你。至于说亲事,不过是你想把我们给卖了!”

刘荷香重重“哼”了一声,蛮横道:“那可不叫卖,那是光明正大收的聘礼!谁家闺女出嫁不收聘礼?”

“聘礼放在您那儿?”肖折釉凉凉地看着她。

明明是个娇弱的小姑娘,可她的眼睛里却是这样清冷的目光,成了一种不小的怪异反差。

若肖折釉当真是个八岁的孩子自是问不出这话来,可她毕竟是活过一世的人,把这一切看得明白。

“放在我这里怎么了?我可是你们二婶!而且你俩做姐姐的,难道就不为弟弟考虑考虑?狠心看着你们弟弟活活饿死?你们是不知道呐,秀君的娘家要把她接走了,到时候还不是我好心抚养陶陶!诶,陶陶呢?”

刘荷香四处张望。

肖折釉这才发现陶陶竟是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。也好,这样的场面还是别让他看见了。

那四五个妇人中年纪最大的老太太一直盯着肖折釉,她笑着说:“我瞧这娃子是不错。孙家定能满意,只是这价钱……”

说到这儿,她就把话掐住了。显然是想跟刘荷香讨价还价。

“童养媳那也是媳妇儿,这价钱自然不能太低……”

“釉釉和漆漆谁都不会给别家做童养媳!”一道虚弱的声音响起,打断了刘荷香的话。

屋里的人寻声望去,就看见纪秀君立在门口,她一身丧服,异常消瘦,脸上毫无血色。

陶陶站在她身边。想来,他刚刚是跑去找纪秀君了。

“嫂子,你怎么下床了?”肖折釉急忙过去扶住了她。

肖折漆则是避难一样小跑过去,畏惧地躲在了纪秀君身后。

刘荷香皱着眉:“秀君,你不是要回娘家了?肖家的事儿,你还是别管了罢!”

“我不会离开肖家,就算要走也会带走这三个孩子。”

“那可不成!这两个孩子的亲事,今儿个就得定下来!我是你们的长辈,这事儿,我说了算!”刘荷香立刻拿出长辈的架子来。

肖折釉刚要说话,纪秀君拉了她一下。

纪秀君转身出了屋,再进来的时候,手里捧着一盆清水,一下子朝刘荷香泼过去,给她浇了个落汤鸡。

刘荷香一阵尖叫,指着纪秀君破口大骂:“你这个悍妇!我是你长辈,你这么对我,还要脸不要!”

回答她的,是纪秀君手中的扫把。

她一边挥着扫把赶刘荷香,一边冷声道:“别说是脸面,就连这命不要了又怎样!刘荷香,以前念在你的身份,我才对你处处忍让。可从今往后,你如果敢再打这三个孩子的主意,我就跟你拼命!大不了杀了你,再去黄泉路上跟文器赔罪!”

被刘荷香请来的几个媒人也都站了起来,愣愣看着这一幕。

纪秀君平日里挺温柔的一个小娘子,人长得标志,性子也软和。可如今撒泼一样的她简直像被别人附身了……

赶走了刘荷香,纪秀君回过头来,指着几个媒人:“立刻从我肖家出去!”

她瘦得不成人形了,又穿着一身丧服,黑发也未挽起,就那样披在身上,瞧着竟是有点阴森森的可怖。几个媒人吓得赶紧小跑着离开。

待她们都走了,纪秀君才扔了手里的扫把跌坐在长凳上。

“嫂子!”肖折漆和陶陶都吓着了,他们扑到纪秀君怀里大声哭。

“别怕,长嫂如母,日后只要你们嫂子活一天,就护你们一天。”

肖折釉偏过头去,不忍心看着他们哭。

“釉釉,你这孩子想哭就哭,别忍着……”纪秀君把她拉过来,将她鬓边湿漉漉的碎发掖到耳后。

肖折釉握着嫂子干瘦的手,这才落下泪。自从父兄去世后的这半个月里所有的委屈一下子涌了出来。她总觉得自己不能像漆漆、陶陶那样任性地哭,毕竟她又不是真的小孩子。可是这大捧大捧的泪憋在心里,已经憋了太久。

阿爹一直很忙,时常日夜守着窑炉。每次烧好了一批陶器,他就乐得像个孩子似的。他总是颇自豪:“釉釉,爹告诉你,这整个南青镇烧陶器的本事,你爹自认第二,那就没人能当第一!”

哥哥总是一边嫌弃她太娇气,一边尽全力照顾着她。肖折釉还记得哥哥咧着嘴,似真似假地开玩笑:“釉釉,等哥赚了大钱,让你当真正的千金小姐!”

可是他们都不在了,而且死得那么惨。

她哭着哭着,又想起前世身亡时的痛。两世的痛楚叠在一起,闷重到不能喘息。

肖折釉还是不能像漆漆、陶陶那样大声地哭,她只抓着嫂子的手无声哭了一会儿,就用手背擦干了眼泪,悄然出了屋。

外面日头很足,她深深吸了一口气,转身去厨房准备做午饭。

肖折釉刚洗了菜,纪秀君就进了厨房。

“你还小,不用你做这些。是嫂子这段日子忽略你们了。”纪秀君将肖折釉拉开,“去吧,去和漆漆、陶陶去玩儿吧。”

肖折釉立在一旁没有走。

肖折釉望着纪秀君洗菜、切菜,心里一阵心疼。不过半个月,她整个人瘦了一大圈,过去的衣服挂在身上竟已经不太合身了。再想到她刚刚对付刘荷香的样子,肖折釉更心疼了。

虽然她说长嫂如母,可是她也不过才十六岁,嫁过来也才一年。这一年里,哥哥一直很疼她。

肖折釉明白,父兄的去世,嫂子比谁都痛苦。

“嫂子……”肖折釉欲言又止。

“怎么了?哦……倒是我忘了,你这孩子平日里就沉稳,不喜欢和他们两个玩。”

肖折釉犹豫了好一会儿,才说:“今天我和陶陶遇见赵德越了……”

她不想在这个时候说出来惹嫂子心里难受,可她也明白事关重大,隐瞒或许会将事情弄得更严重。

纪秀君切菜的动作一顿。

肖折釉仔细盯着纪秀君的神色,见她半天没有反应。她搬了一旁的小杌子过来,踩在上面,这才堪堪抱住纪秀君的腰。然后一下一下轻轻拍着她的后背。

“釉釉,如果死的是我就好了……”

“嫂子你别难过,不怪你,真的都不怪你。一切都会好起来的……”肖折釉急忙把眼底的泪压下去,摆出个笑脸来。

“嫂子,以前我挺不懂事儿的,乱娇气。从来没帮着你做家里的活儿,也不跟着哥哥去集市帮忙。以后不会了!嫂子你教我做饭好不好?阿爹和哥哥有教过我烧陶器,可那个时候我不认真学,等我把剩下的那批陶埙卖了,就……”

肖折釉怔住了。

她摸了摸身前,这才想起来,那个装满陶埙的布袋子落在画舫船头了。

上一篇:陆云萝寂无绝全文免费阅读 陆云萝寂无绝全文免费阅读我在冷宫忙种田
下一篇:树上有妖孽免费无删减阅读全文 妖孽你给我站住免费阅读全文
相关推荐
点击浏览更多资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