女人网

千亿总裁宠妻成狂全文免费阅读无删减版 千亿总裁宠妻成狂全文免费阅

来源:女人网 发布时间:2022-11-14 10:13:47 9897

闷热的天,就像一只凶兽,在铁笼里烦躁地踱步,只待忍无可忍,便会伸出獠牙和利爪,撕得人血肉模糊。

眼瞧着天色渐暗,王癞子恨恨地吐了口口水,把麻绳往怀里一塞,将鞭子往后腰处一别,轻手轻脚地出了院门,寻到独自捡柴的傻丫,以买糖为诱饵,将其骗到后山的歪脖树下。

傻丫虽傻,却是知道痛的。她见王癞子抽出鞭子,吓得尖叫一声,抱着头就跑。

王癞子一把扯住傻丫,扬手就是一拳。

傻丫被打,后脑勺撞在了树干上,发出咣地一声。她背着的那些柴火,也哗啦啦地滚了一地。

王癞子面目可憎地威胁道:“不许叫!不许跑!不然老子剥了你的皮!”

傻丫的嘴角流出一条血痕,整个人害怕得缩成一团,却还是努力扬起头,挤出一记怯生生的笑,憨傻地叫了声:“爹……”

王癞子骂道:“傻货!”一伸手,粗暴地抓起傻丫,用麻绳捆了她的双手,将其绑在树上,又随手抓起一把泥巴,塞进了傻丫的口中,防止她尖叫。

王癞子朝自己的手心吐了口浓稠的口水,搓了搓,攥紧手中的鞭子,高高扬起,狠狠落下:“一、二、三、四、五、六……”

傻丫习惯了被打,只是这一次,爹打得太狠了,她实在是太疼了。她艰难地吞咽下口中的泥土,颤抖着嘴唇,卑微地求着:“别打了,疼……爹……疼……”

王癞子恨恨地吼道:“别叫老子爹!你个野种!”鞭子不停,一下接着一下地抽在傻丫的身上,“五十六、五十七、五十八……”

傻丫觉得很冷,意识渐渐模糊,求饶的声音也逐渐微弱了下去。

然而,皮鞭还在疯狂的继续。

王癞子数着:“九十七、九十八、九十九、一百!”

终于一百了。

王癞子扔掉沾满傻丫鲜血和皮肉的鞭子,狠狠地喘了几口气,露出一记堪称“扬眉吐气”的笑。他将目光投向傻丫,笑容瞬间变得邪恶起来。她和他叫爹,他却知道,这不是自己的种!

他急吼吼地扯开了腰带,扑向傻丫,不想,触手的肌肤却是冰凉的。

王癞子伸手探了探傻丫的鼻息,发现人已经断气了。

王癞子心中一惊,慌得退后两步,被自己的裤子绊倒,跌了一个四脚朝天。他顾不得痛,急忙爬起来,提好撕扯坏的裤子,迅速环顾一周,见无人,这才略微安心。

他的眼睛转了转,又咬了咬牙,干脆上前解下捆住傻丫双手的麻绳,用其勒住傻丫的脖子。他费尽九牛二虎之力,终是将傻丫吊在歪脖树上,作出自杀的假象。

天边闷雷发出阵阵低吼,王癞子哆哆嗦嗦地后退,一扭头,仓皇逃走。然,没等跑出去几步,他就停下脚步,觉得应该一把火烧了傻丫,这样才是真的死无对证。于是,他又折返回来,捡起傻丫拾到的干柴,堆到傻丫的脚下,放了一把火。

火苗泛着幽蓝色的光,忽忽悠悠地燃烧而起,刚烧到傻丫的脚底板时,天空中突然传出一声炸雷,直劈而下,贴着傻丫的身体,劈在火堆上,瞬间火星炸起,四溅开来。

王癞子吓得双腿发抖,掉头就跑,却因脚软,一骨碌滚下山去。

与此同时,原本已经死了的傻丫突然张开眼睛。

那双眼,不再憨傻、卑微、惊恐,反而如同寒星般透着机警、霸气,以及一丝锐利的杀意。

没有丝毫耽搁。她单手扯住麻绳,借着一臂之力,让身子在半空中后翻,脱离麻绳,悄然落地。

突然,脑中传来剧痛,一段残缺的、不属于她的记忆瞬间袭来,让她对傻丫的身世有了初步了解。

傻丫并非天生痴傻,但是七岁以前的记忆,却是一片空白。自她有记忆以来,家里人和村子里人都嫌弃她、欺负她。尽管她努力缩小自己,还是躲不过别人的拳打脚踢、沦为大家的出气筒。

傻丫的遭遇让她心生怜悯。既然占用了傻丫的身体,她势必要回馈一二。报仇,便是首选。被人欺辱、忍气吞声,可不是她的嗜好。以刀还刀,以血偿血,才是她的性格。

她再也不是任人欺辱的傻丫,而是21世纪的黑钻级特工楚玥璃。

敢欺我者,送他轮回。

楚玥璃脱掉身上的脏衣服,以及夹脚又被烧露了底儿的破鞋子,赤脚踩在泥泞的地面。她看了一眼身上的鞭伤,却浑不在意。这些皮外伤,对于经历过九死一生的人而言,真是小菜一碟,不过对于瘦弱单薄的傻丫而言,却是致命的。

楚玥璃扬起尖尖的下巴,眯着眼,迎着飘洒而落的雨珠,喃喃自语道:“野种?呵……打得真狠呢。”唇角缓缓勾起,看来要先解决掉这个丧心病狂的后爹了。

楚玥璃凭借残缺不全的记忆,一步步向山下走去。

这一路湿滑、黑暗、疼痛,却丝毫没有影响楚玥璃的好心情。

她从小被组织收养,为了活命只能一路逼迫自己强大到无人可撼动,实则,早就想脱离组织,过逍遥快活的日子。组织派她去杀她唯一的好友,组织里的另一名特工。她安排好友假死,却反过来被好友出卖。好友与组织携手对付她,她腹背受敌,干脆炸了这群王八蛋!

神奇的是,她在爆炸中来到了这里,成为了傻丫。

从此后,再也没有人能威胁她。她将逍遥快活、百无禁忌。

楚玥璃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,拖着不太中用的身体,在气喘吁吁中,终是来到坐落在村西头的残破小院。

她拉开低矮破旧的院门,走了进去。她的肚子发出一连串饥肠辘辘的声音,配合着这场雨,倒也相得益彰。说实话,楚玥璃对这具身体的状况非常不满意。待她修养几日,定要好生操练一番。

楚玥璃走到堆放柴火的地方,一伸手拔出砍在木墩上的斧头,那动作绝对潇洒帅气。这动静,惊到了藏在木墩后的一只老鼠,吱溜一声逃窜而去。

楚玥璃将斧头咣地一声怼到地上,拖拉着走向那只点了一盏残灯的小屋。

家徒四壁的屋里,穿着布丁衣裙、用刘海遮挡着半边脸的菜花,还在追问着王癞子:“当家的,你倒是说话啊,傻丫被你带哪儿去了?”

王癞子不耐烦地道:“滚滚滚!老子哪里知道那傻子死哪里去了!”

菜花急道:“王寡妇说她看见你扯着傻丫……”

王癞子将水碗往桌子上一拍,噌地站起身,抡圆了胳膊,照着菜花的脸就是一个大嘴巴子。

菜花尖叫一声倒地,遮挡着脸的头发向后荡去,露出了另外半张脸,竟是布满了划痕,丑得吓人。至于她那完好无损的半边脸,虽肤色不好,但眉眼极佳。

她被打的唇角缓缓流淌出一行鲜血,牙齿也松动了两颗,却并没有因此生气、反抗,反倒是忙用手收拢了长刘海,挡住被划伤的脸。

躲在帘子后偷看的姐弟俩,见王癞子又要动手打娘,吓得立刻缩回头去,连个屁都不敢放,生怕自己也被收拾。

王癞子打菜花已经顺手,一巴掌下去犹不解恨,两步蹿到菜花面前,照着她的腹部就是一脚!

菜花疼得佝偻起身子,发出痛苦的呻吟。

王癞子用脚踩着菜花的肚子,瞪着凶狠的眼睛,骂道:“你个贱货……就知道听那克死男人的瞎咧咧,看老子不打死你……”说着,就要动手。

门外,楚玥璃伸出冰凉的小手,推开了木门。

那常年缺油的门发出吱嘎嘎的声响,就像鬼门关放下厚重的木桥,连接上恶魔通向人间的那条路。

王癞子感觉一阵阴风袭来,忙转过身去,看向门口。

楚玥璃抬起被雨水浸泡的惨白小脸,顶着青肿一片的渗血额头,用那双泛红的眼睛望着他,静静的、冷冷的、毫无感情的。雨水从她的发丝上滴落而下,就像剧毒般一滴滴砸在地上,氤氲在低矮破旧的屋子里,令人窒息。

王癞子双腿一软,跌坐在凳子上,除了惊恐和颤抖,竟抓不起一分力气,也说不出一个字儿。他觉得喉咙发紧,好似被人狠狠掐住了。

菜花喊了声:“傻丫!”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,却因腹部一阵绞痛,人又跌回到地上。

楚玥璃拖着大斧头跨过门槛,面无表情地走向王癞子。

斧头在深褐色的地面上划下一条痕迹,露出了较为浅淡的黄土。那条线,笔直,毫不弯曲,就像一道斩杀魑魅魍魉的剑气。

王癞子想跑、想求饶、想给傻丫跪下,奈何太害怕了,身体早已不听他的指挥,只能像可怜的待宰羔羊,除了无意识的颤抖,再也动弹不得。

是了,傻丫被他害死了,傻丫来寻他索命了……

楚玥璃在距离王癞子两步远的位置站定,缓缓扯起唇角,露出一记阴狠的笑意,而后拼尽全身力气,扬起锈迹斑斑的大斧头,狠狠劈向王癞子的双腿间!

砰!

血花四溅。

上一篇:苏阳麒麟神相小说无弹窗阅读 苏阳麒麟神相小说大结局在线阅读TXT
下一篇:萧令月战北寒免费阅读无弹窗版 萧令月战北寒免费阅读最新章节
相关推荐
点击浏览更多资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