女人网

易鸣李悦悦小说在线阅读全文 易鸣李悦悦无弹窗在线TXT百度云

来源:女人网 发布时间:2022-11-16 14:19:52 9541

“我说你怎么这么死板,原来从小就这样,摘仙阁那些禁忌条例,几千条不带一句重复的,我才懒得记。你看现在也就只有你跟我,你不说我不说,谁知道呢?要不你也来两杯,我和你说,这酒可……”

葛玉挥剑朝着聂星河的手上砍去,聂星河一缩手,装酒的罐子眼看着就要掉到地上,聂星河眼疾手快,右脚用力一踢,又把罐子踢了起来,聂星河向上一跃,把罐子抱入怀中。

“葛玉!俗话说做人留一线,日后好商量。”聂星河沉默了一会,继而苦笑道:“忘了跟你这家伙讲道理也是白讲,这酒我不带进去,在这里喝完总不算犯禁忌吧,我可没在摘仙阁里喝酒。”

葛玉面无表情,让人捉摸不透,聂星河打开罐子,面朝天,清澈的酒水顺着聂星河那白皙修长的脖颈往下流,浸湿了那一身白衣,白衣贴在身上,有股凉意,勾勒出聂星河瘦削的身材。

“好喝!”聂星河把罐子里的酒饮尽,将空罐子扔向空中,罐子落地后碎成两半,发出清脆的响声,摇摇晃晃的聂星河,终于还是抵不过酒劲,倒在地上,他脸颊泛红,嘴里一直念着一个名字。“沐雪。”

做人留一线这种说法在葛玉身上似乎并不适用,聂星河睡到中午才浑浑噩噩地起来,他也不记得昨天晚上自己是怎么走回去的。葛玉当然还是揭发了聂星河深夜外出的行径,只是喝酒一事没有提及,聂星河挨了几棍子,揉着屁股从内堂退了出来。

聂星河看见葛玉,不好意思地挠头嬉笑,葛玉依旧冷漠,转身离开。

没有力量,就无法守护,他聂星河曾经失去一切,只因他不够强大,既然上天又给了他一次机会,他决不能再重蹈覆辙。摘仙阁掌门白心作为零空境中期的强者,在聂星河体内注入一道相法,只是那相法像是被聂星河吸收了,消失的无影无踪。聂星河也说不出个所以然,以相法辅佐调息顺脉本是最好的最快捷的方法,到聂星河身上却失效了,白心纳闷,聂星河郁闷。

门前有一颗梅树,树上的梅花开了又谢,春去秋来,转眼间,便过了三年。

摘仙阁为聂星河和葛玉举办了成年仪式,三年的锻炼,聂星河长高了许多,身材也更加壮实,只是依旧一副稚气未脱的样子,相较之下,葛玉沉默寡言倒显得成熟许多,有个大人的样子。

入夜,细雨绵绵,这是春天的第一场雨。淅淅沥沥的雨点打在纸窗上,“滴滴答答”。聂星河在床上翻来覆去,睡不着觉。今天孔家人突然拜访摘仙阁,想请摘仙阁出手猎兽,三年内,孔家出了几个颇有实力的人,地位一跃成为平都第一大家族,白心本不想答应,听闻要猎杀的为害平都的忌兽,再三考虑下,才答应了。

聂星河今天在内堂看见的,是跟着孔家人一道过来的慕容祈。慕容祈已经长大,她娇艳欲滴,身着白裙,如同临凡的仙女。聂星河对慕容祈的记忆,只有他苏醒时她地稀里哗啦,还有后来几天无时无刻的陪伴,就凭那些,聂星河知道慕容祈是真心待她,他不想再辜负一颗等待的心,就像当初辜负冷沐雪那样。

但是如今呢?她已经是孔家的人了吗?今天她看他时,那冷漠的目光,是认真的吗?

聂星河索性翻身下床,穿着草鞋,顶着细雨,偷偷摸摸地往山腰处的酒泉跑去,三年来,聂星河的脉门不见好转,倒是体术增进不少,以前要将近一个时辰,现在来回只花了半个时辰不到。聂星河提着两个罐子,纵身一跃,跳到高墙上,蹑手蹑脚地正要往自己的房间赶,却被恰好从院子里走过的葛玉看见。

“晚,晚上好,葛玉,这么晚了还没睡呢?”聂星河把罐子藏到身后,但目光锐利的葛玉早已看穿,聂星河败下阵,举着两个沉甸甸的罐子,说:“这不明天要去猎兽,有些紧张,喝酒调解调解心情,也不行吗?要不你和我一起喝,你是不知道这东西有多好才会讨厌它,不信你喝一杯试试,我保准你会爱上它!”

葛玉的剑已经对着聂星河,雨点滴落在银色的剑刃上,被一分为二。

聂星河慢慢地向后退去,葛玉的体术十分了得,再加上又是打开了五重脉门的人,聂星河绝不是对手。

“死性不改。”葛玉转眼间,就来到聂星河身后,手上的剑从罐子身上擦过,留下一道浅浅的痕迹,聂星河慌忙跑开,一回头,葛玉不见了,原来葛玉已经站在聂星河前面。

聂星河叹了口气,将两个罐子掷向天空,趁着葛玉被罐子吸引的间隙,聂星河冲上前去,扑倒了葛玉,两个陶制罐子在半空中发出清脆的碰撞声,碎了。清凉的酒水和着雨水落下,聂星河张嘴喝了一些,还有些酒的香味,酒水和雨水混杂着,滴落进葛玉微张的口中。

雨突然停了,葛玉收起剑,离开前回头对还躺在地上的聂星河说道:“别以为明天猎兽,就不用受罚。”

聂星河用手肘挡着眼睛,无声地笑了起来。

葛玉说的没错,一大早,在猎兽队伍出发前,聂星河在众人面前,又被打了十几棍子,。聂星河挨打,摘仙阁的已经是见怪不怪,紧接着,站在旁边的葛玉也突然跪下,同样挨了几棍子,理由是:“昨晚我也喝酒了。”

众人异样的目光纷纷投向聂星河,聂星河咬着牙,忽然觉得那棍子打在身上,很痛。

“二师兄,我说你也太厉害了吧,自己犯禁忌也就算了,还能拉上大师兄一块,那酒到底是啥滋味,连大师兄这棵木头都动摇了,要不,回头给我也尝尝,挨它几棍子也值得啊。”林方舔了舔嘴唇,一脸期待地看着聂星河。

聂星河搂着林方的脖子,看了眼走在最前面的葛玉,说道:“昨晚那小子压根没喝酒,我也没喝,我也就犯了宵禁,天知道他脑袋里是不是只装了那些禁忌条例,真是棵木头。”

木头师兄这个外号,也是聂星河起的。

林方转而问道:“这是要去猎什么兽,连孔家人都亲自出马了。”

聂星河双手交错放在脑后,嘴里叼着一根绿草,漫不经心地说:“忌兽。”

“但愿不要太难对付了。”

“好对付那就不叫忌兽了。”

上一篇:顾天瑷席灏勋免费阅读在线阅读 顾天瑷席灏勋免费阅读无删减章节
下一篇:监狱雪人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 监狱雪人小说免费阅读无广告在线阅读
相关推荐
点击浏览更多资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