女人网

极品万岁爷 秦云萧淑妃 小说 极品万岁爷 秦云萧淑妃 小说十七章

来源:女人网 发布时间:2022-11-21 16:12:02 5248

什、什么??

我瞪大了眼睛,感到不可置信。

我从三岁起就铭刻在心,我有个未婚妻,叫童梦瑶!我将来一定要给她幸福。

我心心念念等了十几年,往常多看其他女孩一眼,都会觉得对童沐瑶心中有愧。

结果,就等来她一句退婚???

还是在爷爷头七这天!

从山上游乐场下来的游客们,纷纷掩嘴唏嘘感慨。

曾今名动全省、令名流权贵上杆子巴结的江八爷,居然被撵到坟上来退婚了。

他们都对我指指点点的,说有个那么厉害的爷爷还被退婚,我该有多垃圾、多人渣啊。

我拳头发抖的问:“我做错什么了吗?”

“你……太穷了。”童梦瑶一点面子都不给我留的说:“今夕不同往日了六子,我们童家,现在已经是江澜市有头有脸的大家族了。现在让我卑躬屈膝下嫁给你一个一穷二白的孤儿、农民,传出去实在难听,甚至会影响我家生意。”

我没想到她会说这种话。

看看她华贵的衣着,再看看自己洗白了的牛仔裤。

我如芒刺背的低下了头。

童梦瑶见状,眼里闪过一丝不忍,回头跺脚道:“爸,你还要看戏看到什么时候?”

童苟低笑两声,头昂的老高,用很不屑的鼻音冲我哼道:“六子啊,人贵在有自知之明,你自己觉得你配得上我家梦瑶吗?你爷爷死了,你却连丧葬费都是村民凑的,更别提以后养家糊口了。”

我握拳:“我可以挣!”

“挣个屁啊,现在已经不是九十年代了,家境决定一切,你的家境现在就俩字——穷酸。”

童苟叼起一根雪茄点燃,吞云吐雾的笑道:“还是省省吧,拿着我施舍给你那二十万,修个房子,娶个乡下村妇,门当户对的,很合适你。”

他言语之间,满是轻蔑与瞧不起。

也不知当年是谁抱着女儿闯进我家,把脑袋磕破了,祈求爷爷收留他们父女。

“嫌二十万不够是吧?”

“啪!”

一沓钱砸在了我脸上,又疼又辣。

“那就再给你十万吧,全当救济乞丐了。”

我死死看着地上那沓钱,屈辱的浑身发抖——如果我现在是跟爷爷一样的大风水师,哪会受人如此践踏!

我动都没动那些钱,直勾勾盯着童梦瑶道:“你想退婚,永远不联系我便是,何必还要逼到我爷爷灵前如此羞辱我!?”

欺人太甚了!

童梦瑶有些不敢跟我对视,下意识看向她父亲。

童苟掸了掸烟灰,轻描淡写地从公文包里抽出了一张羊皮血书。

“这是你俩订婚时,你爷爷私下里逼我签的鬼玩意儿,我找内行人问过了,说是什么血咒,必须由你或你爷爷本人的血才能解开,也只有化解了这玩意儿,才算是给你俩退婚了,不然会发生不好的事情。”

童苟喃喃抱怨“你爷爷太不是东西了,逼我那么小的女儿给你冲喜,还逼我签这种不祥之物,心术不正,怪不得惨死。”

明明是他们主动求爷爷定下婚事,现在居然倒打一耙,还侮辱爷爷!

我忍无可忍的扑了上去。

童苟却是故意激怒我,立马暗示附近埋伏已久的打手现身,揪住我往死里打。

童梦瑶似乎于心不忍,却出于某种原因没有制止,表情僵硬的偏开了脸。

等我被打的奄奄一息,童苟冷笑着抓起我的血手,在血咒上一阵乱抹。

我看见,血咒上龙飞凤舞的草体字,诡异的流动起来,就像哭花的妆容一样。

“不对啊,鬼眼大师说,解咒成功的话,应该会自燃的……”

“难道,一个人的血不够?”

嘀咕着,童苟毫不犹豫指住坟堆:“把坟墓掘开,把江老八扒出来,我要他的血。”

什么???

“不要动我爷爷的墓!”

“童苟,童梦瑶,我爷爷尸骨未寒,你们居然要掘他的尸!??”

“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们!!!!”

童梦瑶浑身一颤,被我那充满仇恨的眼神吓住了。

童苟却冷笑不已,催促手下们动作快。

没一会儿,爷爷的大半截膀子就被扒拉了出来。

血腥味弥漫开来,这渗人一幕闻者蹙眉。

我痛哭流涕,怨恨自己没用,竟让别人对爷爷掘坟鞭尸!

“童苟!童梦瑶!你们欺人太甚了!!”我咬得牙龈渗血:““你们原本只是乞丐而已,是爷爷帮你们逆天改命,飞黄腾达!”

“你们因此享尽荣华富贵,爷爷却为你们折损了寿元,遭受了天谴,落得个死无全尸的下场!若非如此,我爷爷至今还活得好好的!”

“现在,你们大富大贵了,却恩将仇报!非但在我爷爷灵前大放厥词,殴打我,还掘坟鞭尸!”

“可你们别忘了,你们的一切,都是我爷爷给的!”

童苟脸色阴沉如水。

好像特别讨厌别人说他的成就,都是我爷爷给的,哪怕事实如此。

“掌嘴!”

一声令下,十几个巴掌打在了我脸上,抽的满嘴是血。

还有人用上了皮带,却被童梦瑶挥手制止。

看着我凄惨的状况,童梦瑶依然一脸冷漠。

可我分明在她眼里面,看见一丝无奈与悲哀……

童苟此时拄拐下车,亲自走到坟前,想用血咒拓下我爷爷的血手印。

可怎么够都够不到。

鬼使神差下,童苟丢掉了拐杖,尽力倾身;

却被碎石绊倒,一头扑在了坟堆上!

“咔!”

爷爷血肉模糊的枯手,居然死死掐住了童苟的脖子!

童苟吓得魂飞魄散,其他人也脸色煞白。

“不愧是西南第一风水师,命硬到老天都不收,死而不僵,冥顽不化……”

我听见有人突然在车厢里闷哼道。

一张金光闪闪的八卦镜,紧接着被贴在了车窗上。

反射出的阳光,笔直射向坟墓。

爷爷的手顿时松开了,好像只是很平常的诈尸反应而已。

童苟却被吓得不轻,见血咒已经自燃了,就赶紧屁滚尿流的回到了车里。

“快走!”

我被打手松开,连爬带滚挪到了爷爷坟边,握住爷爷的手,心如刀绞。

童苟在车里面冷笑:“抱着死人当活人,呔,真是一家神经病!就你这种死穷鬼小废物,也敢妄想癞蛤蟆吃天鹅肉?我呸!”

我看着爷爷被破坏狼藉的坟墓,紧咬铁牙,一字一顿从牙缝里面迸出来:“童苟,你们童家人恩将仇报,欺我江家无人,欺我年少!可以后日子还长,你就不怕有朝一日,我变得跟我爷爷一样厉害,能摆布你的命运吗?”

“到时候,今天的退婚之辱、掘尸之恨,我一定叫你血债血偿!”

童苟一楞,旋即哈哈大笑,靠了后去,。

一个右眼发白的老头子从童苟身侧冒出,什么都不说,直勾勾盯着我。

顿时,我没来由的头晕脑胀、胸疼如烧!

是位高人!

童苟这才讥笑道:“这位是鬼眼大师,你爷爷跟大师一比,就是个井底之蛙罢了。”

“老子等你来报复,来的早的话,正好把你跟你爷爷的丧事儿一块办了,哈哈哈~”

豪车扬尘而去。

童梦瑶趴在后车窗上,直勾勾望着我,眼角似有泪水划过,我却心里太乱没注意到。

路人们纷纷对着坟堆指指点点。

我看着爷爷被扒出来的残尸,心里面掀起了血海深仇。

爷爷说,风水秘术有违天理,不可妄用。

可看着爷爷凄惨的死状,想想这一切都是拜童家人所赐,他们还恩将仇报,当众退婚,掘坟抛尸……

我猛然跑到小树林里,扒出了埋藏的红木匣子,抽出一面古铜镜,对准了太阳;

然后抓了把泥土,跟自己的血混合,一点点洒在铜镜上,嘴里面念念有词。

随着玄奥诡异的颂念,土壤中诡异的冒出了一股股黑烟,好像血液被阳光蒸发了似的。

紧接着,黑烟就如影子一般追逐豪车而去……

我的意识,附在那股黑烟上,望进了车里——

车子里,童梦瑶靠着车窗垂泪不语,鬼眼大师正跟童苟侃天侃地。

“江老八虽然被誉为西南第一风水师,但那是因为老夫还隐世未出,在老夫面前,他屁都不算,只是旁门左道罢了。这不——老夫刚出关,就把他吓死了。”

童苟哈哈大笑,一边拍马屁一边递上雪茄。

就在此时,鬼眼大师突然浑身一僵,紧跟着身子诡异的反弓起来。

口吐白沫,疯狂抽搐!

童苟吓得雪茄掉地——这、这是中风了?

怎么好端端的会中风呢??

大师都这把年纪了,中了风,恐怕就治不好了啊……

堂堂鬼眼大师,这才刚出关,居然就要入院了。

还不如呆在关里不出来呢,这要是讹上了,算谁的啊……

此时,我站在山头上,冷冷俯瞰着车影。

耳朵里面在渗血,已经遭到了妄用秘术的反噬。

我能猜到,童苟重金聘请鬼眼大师,就是怕爷爷所言的“阴阳相济、不可分离,否然必央”;想在拆散我跟童梦瑶后,靠鬼眼大师继续维持童家运势。

现在鬼眼大师中风了,童家就没人保护了,肯定会像爷爷说的那样,灾祸不断!

童苟跟童梦瑶,迟早要反过来求我,回归童家做女婿!

思索着,我听到了一阵嘈杂声。

回头一看,顿时惊得倒抽冷气。

只见那个一直躲在小树林里观望八爷坟冢的乞丐,居然把我埋回去的尸身,又扒拉出来了!

“你特么干嘛!??”

我怒不可揭的扑了过去。

乞丐不管不顾继续刨尸,一边骂道:“欺凌你们的是童家人,为什么不直接要掉他们狗命?”

“江流儿,你心太软了,比起你爷爷差远了!你做不了一个合格的风水师!”

什么??

“你认识我爷爷??”

乞丐没有回答,顾自抓起爷爷的枯手。

指缝中,还残存着童苟脖子上的皮质!

乞丐抠出皮质,塞进了我爷爷青紫色的嘴里。

“蹭!”

爷爷青雾笼罩的眼睛,居然睁开了!

我感到一股阴风吹过。

下一秒——“轰!”

山下出车祸了!

也不知童家司机发什么疯,突然踩了脚油门,直挺挺撞在了山壁上!

车子当场撞飞了,连翻了好几个滚儿,重重地栽进了臭水沟里!

乞丐哈哈大笑,直呼天理循环、报应不爽!

我顾不上追问乞丐的身份,赶紧跑下山去、

车头已经自燃了,油箱咕噜噜的漏,一旦碰到火苗,瞬间就会爆炸!

没人敢靠近,只有我。

鬼眼大师跟司机被抛飞在了十几米外,生死未卜;

童苟磕在方向盘上,头破血流,车笛被脑袋压得长鸣不断。

童梦瑶美丽的容颜被鲜血浸染,左胳膊被卡在了碎玻璃里,右胳膊泡在汽油中,凄惨绝望的祈求我。

“救我,救救我……”

上一篇:陆少宠妻免费阅读全文 陆少宠妻狂魔免费全本小说
下一篇:高考之后,我创办了全能学院免费,裴允歌霍时渡全文免费阅读
相关推荐
点击浏览更多资讯